武当师行功夫馆
English
咨询电话:188-7290-9999

肯定张三丰的史著十例

     张三丰是道教历史上有名人物之一,尤显名于明代。这里肯定其人的存在,并根据文献先后举出十例。
     1.《大岳太和山志》
     明任自垣(约在1350——1431)撰《大岳太和山志》,载有湘献王柏《赞张真仙诗》,诗云:“张玄玄,爱神仙。朝饮九渡之清流,暮宿南岩之紫烟。好山劫来知几载,不与景物同推迁。我向空山寻不见,徒凄然!孤户空寂大松裹,独有老猕松下眠。张玄玄,爱神仙。匪抑乘飚游极表,茅龙想驭游青天①。”
     万历十二年(1584)《襄阳府志》作《张真仙诗赞》。《张三丰全集》作《太和山寻张三丰故居》朱彝尊撰《明诗?综》与《张三丰全集》本同,各书中文字微有出入,但诗的大体精神则相同。山志中还有朱柏的《赐王龙李狐云》诗一首。
     湘南王柏(1371——1399)是朱元璋十二子,“顺妃胡氏出也”②。而解缙《天潢玉牒》作“第十一子湘献王”。《明史?诸王传》,湘献王柏“洪武十一年封,十八年就藩荆州,性嗜学读书,……尤善道家言,自号紫虚子。建文初,有告柏反者,帝遣使即讯。柏惧无以自明,围宫焚死③。”《明太祖实录》,洪武十八年冬十月乙己湘王柏之国荆州府④,而《明史》作十八年就藩荆洲,微有出入。
     1982年武当山修公路时,于紫宵宫门外,出土“金龙、玉简”文物,上刻有“上清大洞玄都三景弟子湘王⑤。”湘王当时投金龙、玉简于武当福地。玉简时间为建文元年(1399)正月十五日。胡昌福先生曾撰有专门考证文章。
     嘉靖十六年(1537)方升撰《太岳志略》有“李德囦(即渊字)号古岩,金台人。自幼入陕西重阳万寿宫出家。……壮年游武当紫霄宫。……徙元和观,洪武二十三年(1390)湘王殿下来谒武当天柱峰,见师有修炼之功,益嘉之,赐住荆州府长春观⑥。”从以上记载,湘王柏《赞张真仙诗》和《赐五龙李孤云诗》以及赐住长春观,是在洪武二十三年,最晚限度是在“阖宫焚死”之前。湘王柏死于建文元年四月十三日也。
     蜀王朱椿有《赠张三丰先生》与《送张三丰先生遨游》二诗,确切时间则无旁证,暂为缺之。朱椿逝年为永乐二十一年(1423)二月壬戍,“蜀王椿薨⑦”所记载。
     2.《皇明恩命世录》
   张宇初(1361——1410)访张三丰,在《皇明恩命世录》,有《命邀请真仙张三仹敕》,“敕真人张宇初,今发去请张真仙书一通,香一炷,真仙到山中,尔即投此,敬邀一来,以慰朕,企伫之诚,故敕,广运,永乐六年十月初七日,之宝⑧。”还有《再命寻访张三仹》一敕,时间为永乐七年八月十三日。张宇初《岘泉集》有《题武当太和》和《宿武当别馆》二诗。张宇初逝于永乐八年(1410)三月辛卯日,《太宗实录》有所记载,当时,皇太子朱高炽遣官赐祭。附带说明:《皇明恩命世录》与明《大岳太和山志》,丰都作仹,其他文献则无有。张宇初曾纂修过《永乐大典》。
     3.《大岳太和山志?御制书》
     宣德间《大岳太和山志》有永乐皇帝《御制书》:“皇帝敬奉书,真仙张三仹先生足下:朕久仰真仙,竭思亲承仪范,尝遣使致香奉书,遍诣名山虔请。真仙道德崇高,超乎万有,体合自然,神妙莫测。朕才质疏庸,德行菲薄,而至诚愿见之心,夙夜不忘。敬再遣使,谨致香奉书虔请。拱俟云车凤驾,惠然降监,以副朕拳拳仰慕之怀,敬奉书。永乐十年二月初十日⑨。”据明文献云,此碑在玉虚宫大殿前,今已无。黄瑜撰《双槐岁钞》与《大岳太和山志》完全一致。傅维鳞撰《明书》作二月六日。陈垣编纂《道家金石略》,作《赠张三丰书制》,为永乐十三年(1415)三月十五日。而陆深撰《玉堂漫笔》作十五年。《张三丰全集》亦有此制文,还有其他文献都记载此文,在此不赘。碑文和书刻文字上微有出入,实并不奇怪,因为永乐遣使时间不同,只有把时间更改一下,原来敕文,照旧可用。关于《御制书》,初步统计,地方志乘记载,有六处刻石。在永乐十年(1412)三月初十日,还有《敕右正一虚玄子孙碧云》:“朕敬慕真仙张三仹老师⑩”。在同年三月初六日,又有《诗赐虚玄子孙碧云》,“若遇真仙张有道,为言伫俟长相思⑾”之句。
     4.《大邑县志》
     清赵彬纂修《大邑县志》,有宣德二年(1427)蒋夔撰《张神仙祠堂记》云:“大明永乐十五年(1417)丁酉春正月,上请道士臣吴伯理,钦奉太宗文皇帝玉音赉香暨御书。入蜀之鹤鸣山天谷洞,结坛诵经,祈告山灵,迎请真仙,张三丰先生,所冀惠然降监,以副拳拳仰慕之怀云,是年夏始至兹山⑿。”在同年还有蜀府伴读蔡长通撰《迎仙阁记》。嘉靖四十一年(1562)应天巡抚眉山张景贤撰《修鹤鸣观醮台公署记》,都谈及张三丰在鹤鸣山之事。鹤鸣山是汉张道陵修真之处,又是道教二十四治之首,所以张三丰来此山,缅怀其祖天师,也是必然情理之事。
     清娄近垣撰《龙虎山志》,有吴伯礼(礼应作理)传:“吴伯礼,号巢云子,龙虎山道士。永乐中任上清宫提点,随四十三代真人访张三丰,遂入蜀,居鹤鸣山 ⒀”。吴伯理的“结坛诵经,气告山灵。”与张宇清(四十四年天师)的《奏疏式》云:“委差仙官神吏,遍历名山 大川,岩穴洞府搜访三丰神仙⒁。”祈祷山灵和真武大帝,希望张三丰早赐光临。皆是完成外出遣访使命。
     5.《大岳太和山志》
     明代文献首次载有张三丰传的,是任自垣撰《大岳太和山志》始,不妨全录:“张全一,字玄玄,号三仹。相传留候之裔,不知何许人?丰姿魁伟,龟形鹤背,大耳圆目,须髯如戟,顶中作一髻。手执方尺,身披一衲,自无寒暑。或处穷山,或游闹市,嬉嬉自如,傍若无人。有请益者,终日不答一语,乃至议论三教经书,则络绎不绝。但凡吐词发语,专以道德仁义,忠孝为本,并无虚诞祸福、欺诳于人。所以心与神通、神与道一,事事皆有先见之理。或三五日一餐,或两三月一食。兴来穿山真走石,倦时铺云卧雪,行无常行,住无常住,人皆异之,咸以为神仙中人也。洪武初来入武当,拜玄帝于天柱峰。遍历诸山,搜奇览胜。尝与耆旧语云:吾山异日与今日,大有不同矣。我且将五龙、南岩、紫霄去荆榛拾瓦砾,旦初创焉。命丘玄清住五龙,卢秋云住南岩,刘古泉、杨善澄住紫霄。又寻展旗峰北陲,卜地结草芦,奉高真香火,曰:遇真宫。黄土城卜地立草庵,曰:会仙馆。语及弟子周真德,尔可善守香火,成立自有时来,非在子也。至嘱!至嘱!洪武二十三年(1390),拂袖长往,不知所止。二十四年,太祖皇帝,遣三山高道使于四方。清理道教,有张玄玄可请来。永乐初太宗文皇帝慕其至道,致香书,累遣使臣请之不获,后十年敕大臣,师之所言,信不虚矣⒂。”
     山志前有进《大岳太和山志》表,尾有宣德六年(1431)三月,曰:“钦差太常寺丞任自垣谨上表。”任自垣是镇江府阳县人,出家于茅山元符万宁宫。曾纂修《永乐大典》,又同胡潆寻访张三丰,又是纂修明《道藏》经的总裁。先为道录司右玄义,又升为太和山玉虚宫的提点,《太宗实录》有所记载提点之事。宣德三年(1428)二月十九日为太常寺寺丞。他所写的张三丰传,是可以信史,不容怀疑的。而任自垣撰《大岳太和山志》,在杨士奇(1365——1444)编的《文渊阁书目》中,也记载此山志,分为上下卷第一橱。北京图书馆收藏善本书有“敕建大岳太和山志上下”,与杨士奇记载完全一致。
     6.《禅玄显教编》
     南郡杨溥(1372——1446)撰《禅玄显教编》,记有张三丰事数则:“三丰居宝鸡县,东三里金台观,尝于人家门户,虽锁封固,以针剌之即开,故人又号张剌闼云。”又云:“本朝洪武二十六年(1393)九月二十日,自言辞世,留颂而逝,民人杨轨山等置棺殓讫,监葬发视之,三丰复生,后入蜀见蜀王。…后入武当,或游襄邓间,永乐中命胡忠安潆,驰传遍索于天下,不限时月,数年竟无所见,乃为忆仙宫以待之⒃。”
     书中杨溥所记佛道二教人物,有二十二人,大都显赫于洪武永乐间,明代文献中都有记载。此书人物中,提到洪熙朝,只有一人。杨溥湖北石首县人,是建文二年进士,洪熙元年七月入内阁,直到逝世,晚年官至礼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,曾参与纂修《永乐大典》,又曾修太宗、仁宗、宣宗三朝实录任总裁。此书可能最早撰于宣宗时代,最晚也在正统逝世之前。杨溥自属“南郡”,以别当时在西二杨之府第也。
     7.《御赐张三丰铜碑》
     英宗朱祁镇《御赐张三丰铜碑》,互碑划为三格,碑首为篆额,中为诰文,下为张三丰像。碑文云:“奉天承运皇帝制曰:朕惟仙风道骨。得大地之真元,秘典灵文,集阴阳之正气。顾长生久视之术,成超凡人圣之功。旷世一逢,奇踪罕见。尔真仙张三丰芳姿颖异,雅思孤高,存想专精,炼修坚定。得仙录之宝诀,饵金鼎之灵膏,是以名隶丹台。神游玄圃,去来倏忽,岂但烟霞之栖,隐显渺茫,实同造化之妙。兹特赠尔为通微显化真人,锡之诰命,以示褒崇。于戏!蜕形不老,永惟物外之逍遥,抢道绝伦,盖动寰中景慕,尚期指要,式惠来英。天顺三年(1459)四月十三日。”
     焦闳(1541——1620)编辑《献微录》张三丰传中载有此文,与宝鸡金台观之碑完全一致。惜金台观碑文中有残损处。陈垣编篡《道家金石略》(而缺“神游玄圃……实同造化”二十二字。)中亦收此文。在个别字上微有出入,但碑文年代完全一致。(本文引用之文,系于1979年在武当元和观抄录的。如果有差错,希望斧正。)康熙四十一年(1702)甘肃《岷州志》亦收录此碑文,作《成祖赠三丰制》,显然误载,又无年月。
     8.《大明一统志?仙释》
     天顺五年(1461),李贤等纂修《大明一统志?仙释》中,有几处载有张三丰的事迹。山东青州府有:“张三丰永乐间,隐于青州云门山之阳,修炼洞中,太宗赐号三丰,莫知所终,今青州有张仙洞。”凤翔府有“张三丰居宝鸡县东三里金台观。本朝洪武二十六年九月二十日,自言辞世,留颂而逝。民人杨轨山等置棺验讫,监葬发视之,三丰复生。后人蜀见蜀王。又入武当山,或游襄、邓间。永乐间遣使寻访不遇,为宫以待之。”襄阳府有“张三丰,不知何许人?洪武初至太和山修炼,结庵玉虚宫王树边。身长七尺,美髯如戟。经书一览即成诵,寒暑惟一箬笠,日行千里。静则瞑目旬日,所啖斗升辄尽,或穷谷数月自若也,应显不测,莫知所在。时称张仙云。”邛州有“张三丰,洪武末自陕西来鹤鸣山修道,往来于山者半年,后不知踪迹⒄。”
     永乐十六年(1418)太宗“诏纂修天下郡县志书”。但是永乐未能完成此书,崩于榆木川。后来曾孙朱祁钰在景泰七年(1456),陈循等纂修成《寰宇通志》,景泰帝并亲撰序文,惜其书无列仙释科目。其史朱祁镇复辟之后,又进行一次重纂。英宗在天顺二年(1458)八月已卯,“敕谕吏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李贤……太宗皇帝,尝命儒臣修之,未底于成。景泰间虽已成名,而繁简失宜,去取未当。今命卿等折衷群书,务臻精要,继成文祖之初志⒅。”此书在天顺五年五月完成,名为《大明一统志》。天顺帝亲自撰序,大学士李贤撰进书表。
     《大明一统志?仙释》中,有关张三丰事迹四则,是由地方志乘而来,确定可靠,可以为信史而无疑。(后三则为天顺初刻本,前一则为隆庆前后刻本,在人物中有所续增,又有承天府记载。)
   还有李贤(1408——1466)撰《古穰集》中,有《宝鸡县怀古》诗,“尚父钓时番石在,张仙游处道宫存⒆”之句。
     9.《张三丰遗迹记》
     宝鸡县金台观,有《张三丰遗迹记》一碑,南阳张用浣识,陈仓刘俊篆额,宝鸡县儒学教谕,罗山张谦书丹,碑文云:“予幼稚时,闻先父均州知州,赠吏部侍郎。公语人曰:真仙陕西宝鸡人。大元中于吾河南开封知州,赠吏部侍郎。公语人曰:真仙陕西宝鸡人,大元中于吾河南开封府、鹿邑太清宫出家。吾先世开封之柘城县人,柘城与鹿邑近犬牙,相往吾家,离宫仅十五里,真仙与吾高祖荣相识,常往来于家托为施主,最亲密,亦爱重吾父叔廉公勤学。元末吾父避兵来郏邑,占籍为是邑人。真仙洪武中,亦来邑之西关玉阳观,与道士李白云老先生交甚厚,旅寓数月。时吾方十三,在观读书。真仙问曰:“汝谁家子也?吾答曰:故父柘城张叔廉,因避兵徙家于此。真仙曰:我乃张玄玄,昔在柘城时,多扰汝家。……越月真仙北行,吾同白云先生送至邑之北关外。别后,见真仙之行,足不履地,时人已异之。永乐初太宗文皇帝入正大统,遣礼科都给事中胡潆斋香书,编历天下名山访求之。时吾以儒官升詹事府主薄,与公备言少时,曾识真仙之由,公遂荐吾同往寻之,至武当均州久之弗遇。公回京复奏,上乃遣公往,必欲得真仙出而一见,特升吾为均州守。……予时虽幼稚闻斯言常记之,兹适公巡至宝鸡,暇乃游真仙旧时修真洞。因成俚语一首跋于后云:一自飞升近百春,陵原仙洞已生尘。烟消丹室空存鼎,花满桃园不见人。全阙几回朝望气,蓬莱何处夜修真。家君出守因相识,久俟云车谒紫寰。大明天顺六年(1462)岁次壬午九月吉旦立。”
     一般碑文都用撰者为某某,而此碑用识,不用撰者。因为张用浣乃述其父之言也。(立此碑时,张用浣官为吏部右侍郎,其祖父张维字叔廉,在洪武时为国子监学正。)张三丰与张家有几代的交情,来往密切,故其父张朝用(位),受到胡潆荐举,得到永乐帝的青眯,同胡潆遍历名山寻访张真仙。武当为均州所辖之地,所以张位陲为均州知州,恭候张真仙降监,结果终归失望,未能完成夙愿。此碑首次提出张三丰籍贯为宝鸡人。另张三丰确定是鹿邑太清宫的道士,太清宫是老子降生地,故道教奉为祖庭。金台观之碑文保存完好,此碑乃予抄录。清初汪价撰《中州杂俎》,记载张三丰与李白云张叔廉事。
     10.《贵州图经新志》
     明弘治间,篡修《贵州图经新志》,在平越卫中,有张三丰传,“张仙人,不知何许人?以洪武间来寓高真观,与指挥张信善,教信以葬地曰:远远长龙自北来,脉流成右建僧台。前峰凹处堪为冢,若葬真泉步玉阶。已而别信曰:武当山再会。信恳留闭之室中,未久寂然,不知所往。后信以功封隆平候,监修武当宫观,果再会其人焉。”在寺观中,有“高真观,在卫城西南福泉山上,洪武二十二年(1389),指挥张信建。”“月山寺在卫城南二里,洪武二十一年,指挥戴旺建(20)。”
     从张三丰诗看来,是精于堪舆之学,但并无有纳骨于石牛口中之事。后来所有《贵州通志》,都未有葬地诗记载。高真观是张三丰礼斗处,明陆灿(1494——1551)撰有《礼斗亭碑记》,有云:“昔仙人三丰张先生,栖遁于兹,作亭以礼斗焉。”陆灿在嘉靖朝谪戍都匀驿。
     万历二十五年(1597)篡修《贵州通志》,有:“张三丰,不知何许人,洪武间寓高真观,与指挥张信善。指城南月山寺右地曰:葬此后必封候世禄,张信从之。后果以功封隆平候,奉命修武当山,偶遇三丰,接谈少顷,忽然不知所往。常自叙曰:幼年慕道,长岁求玄,识至人之奥旨,悟义理之深玄。识取梦中之梦,钩探玄上之玄。自从见了娘生面,笑指蓬莱在目前。又诗云:少年立志道心坚,跳出樊笼出水莲。散尽锦云空似洗,一轮明月挂长天(21)。”
     以上二志所载张三丰诗文,前为相地,后为修道经过和悟道之语,皆是研究张三丰思想很好的资料,惜《张三丰全集》未曾收录。二志皆有“洪武间寓高真观”之语,但无具体年代。平越设卫在洪武十五年(1382)闰二月,而高真观建于洪武二十二年,可以肯定张三丰来平越乃是建观前后,最低 限度是张信调回金陵之前。但是张信何时回金陵,史元记载,只有“惠帝初即位,大臣荐信勇谋,调北平都司(22)。从此看是建文改元之年。如果张三丰在平越时间解决了,云贵其他各地事迹,也就迎刃而解了。
     以上二志皆云:张三丰“不知何许人”。而《张三丰仙师外传》和谈迂《枣林杂俎》皆为“闽人”,并且“以军籍戍平越”。清代纂修的《贵州通志》大体上皆沿袭《外传》之说。也许来自郭子章的《黔记》。可是明代二志乘,并无其说。说明早期地方志乘,较为真实可靠。关于张信葬亲之事,见后遗事中,此处不赘。
     以上所举例证,来源于金石、官修舆地、地方志乘等文献。这些撰者,有的纂修《永乐大典》,有的修过三朝实录,有的是纂修《道藏》经的总裁,有的奉命遍历名山寻访张仙,有的是掌管道教的天师,有的是地方高级的父母官。他们记录下的文献,完全可以为信史,例证是经过筛选的。本文重点以武当为主,其次为宝鸡金台观、四川大邑鹤鸣山、贵州福泉的高真观。因此四处,对后世影响较大,骚人墨客,怀念张仙,留下许多题咏。还有些正史、文集、笔记以及地方志乘有关于张三丰的记载,只好割爱了。通过以上文献资料,已足以证明张三丰在历史上道道地地确有其人。那些怀疑和否定之说是欠考证的。

关键词:张三丰 张三丰真假

上一篇:张三丰生卒年探微
下一篇:太极拳的源与流_结论

栏目导航

微信公众号

微信咨询号

联系我们

  • 服务时间:08:00--21:00
  • 办公手机:188-7290-9999(推荐)
  • 办公电话:0719-5652777
  • Q Q 客服:4006126665
  • 办公邮箱:wudanggongfu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