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当师行功夫馆武当太极拳
English
咨询电话:187-7278-3366
栏目导航

陈师行道长练武感悟


师行练武感悟

  说起武术,可能因为学过太多拳法,反而不愿意用几句话来概括武术的特点,仿佛一个水池变化成为水潭,没有以往的浅显,多了几分淡定。也许是师傅悉心的栽培,又或是在练习拳术过程中体会到了江河湖泊的深邃,让自己不再那么迷蒙。

  我从小长在山里,那里只有我和我伯伯两户人家,离村子约五里路,每天放学首先想到的就是跑回家看“武打”电视,渐渐地我很向往成为电视里面的英雄人物,上楼不用梯,过河不用船,锄强扶弱,行侠济世,尤其这些侠客们神奇的轻功深深的印在我的脑中。

  我一直难忘年幼时的情景,小时候我很内向,犹记得在乡间田埂间看见别人牵着两头牛向自己走来,老远自己已经低下头去,脸上像刷油漆似的变得通红,最后为了避开,只好绕一大圈弯路行将过去。每当家里来了客人,父母都会准备一桌好菜,可我每次都胆小不敢上桌吃饭 ,特别是每逢亲戚朋友摆喜宴,我都会在家里看房子。我尤其怕黑,每当晚上脑中总环绕着大人们讲的那些鬼故事。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那么傻 ,所幸带来的结果有好有坏,好的自然是我对武术的执着,正是这种执着让我少了迷惑多了镇定,可能这就叫祸兮福所倚,福兮祸所致。

  我们家人少,经常受人欺负,于是在七岁时,父亲让我跟村里一位老拳师学习拳法,每天晚上和周末在家练功,父亲只要有空,他都会在旁边看着我练习,还教我倒立和倒挂金钩,回想倒挂金钩练功方法,真是很危险,毕竟那时不到十岁,如果失误,头部很容易受到重创。 在我十一岁那年过年,父亲专程带我来到离我们家约十一公里的钟日清村,这是个钟姓大村,有三百来户人家,拜见武当三丰派传人钟云龙道长。钟道长见我父亲很有诚意,及我对功夫的热爱和现有的基础,答应收我为徒,从此我踏上了武当武学之路。

  由于当时还太小,经常想家,甚至一个人跑到后山躲着哭。山上冬天冷,很多师兄弟都提前请假回家,看着师兄弟们回家的喜悦,我也很渴望,于是我写了封信回家,说我也想早点回家,等了很久才收到家里回信,信中父亲说,家里卖稻谷攒钱让我上学很不容易,我却不珍惜,老想着回家,叫我一定要给家里争气,一番话让我明白自己真的错了,更坚定了我练武的意志和决心。

  上山的第三年,我入选武当武道功夫团,两年后,我成为母校最年轻的教练。

  2000年,我奶奶一直生病,夏季的一天我打电话回家问候奶奶病情,家人却说奶奶已经过世三个月了。当时我很震惊,责怪家人当初为什么不通知我,家人回答说为了不耽误我学习。接完电话后,我跑去后山,痛哭流涕。在所有亲人中,我最喜欢的就是我奶奶,可我却没有见到她最后一面,这也是我人生一大遗憾。

  在我练武生活中,有位师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与他相比,我却什么都不会,当时我想以后下山他能赚十块,我可能只能赚一块钱, 于是我下定决心,利用课余时间学习文化知识,道教经典。当时的一个决定,为我的人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  世界之大远远超乎我的想象,总觉得这一世想做的事太多,能够做到的却寥寥无几,转眼已过数载,回想起以前的幼稚不过是一大箩筐笑话。在那懵懵懂懂的时光里,伴随我一路走来的,除了自己的恩师,就是武当武术了。

  恩师教会了我拳术,武当武术却让我明白了人生道理,让我从一个年少无知的少年,成长为一个以武入道的武者。我很庆幸,我没有后悔我以前走过的路,人生也由一个目标转战另一个目标。但是我想把我的这种在太极中得到的快乐,伴随着我传授技艺的同时也传与他人, 让更多的人加入到传承武当武术的队伍中来。

  从爱武到会武,从教练到传人,从公园教学到开馆授徒,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今天,回首往事像在昨天,想想以后的事像在明天,总觉得冥冥之中自有天意,由小到大,从简到繁,历历在目。武术见证我的成长,改变我的人生,带给我健康、自信与感动,在我的心中,武术就是我生命的一部分,希望尽上自己一点绵薄之力,弘扬中华武学,传承武当武术,让武当武术造福世界人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