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藏不露在道途-武当武术传承班

深藏不露在道途

“陈长虎,道名师希,湖北省汉川人,是我师弟,武当三丰派第十五代弟子。”在去老武馆的路上师父跟我隆重地介绍了一下负责人。我口无遮拦地出口便问:“老馆还有学生吗?”,“当然,那是我们师行武馆的根!”师父简短地回答,我却瞬间从“根”这个字听出师希道长的重要性。

从古风里走出的侠客-武当三丰派传人·

从古风里走出的侠客

今天有一件值得小开心的事情要跟大家分享,八卦一点说:成师叔跟我讲话了啦!说起来要感谢今天的大厨做了剁椒鱼块儿,刺多吃起来很慢,才有幸遇到晚来吃饭的成师叔。虽然只是短短两句“今天的玉米很好吃”,“鸡汤味道不错吧”,但已够兴奋上整个午觉的时间。

绝代有佳人,幽居在师行

绝代有佳人,幽居在师行

月白色的身影如双飞的雏燕般轻盈,伴着幽幽的古筝曲,二人同时抻出剑鞘里的太乙剑,手腕轻轻旋转,剑身如闪电般寒光闪闪,却与二人那抹柔弱的身影交相融合。青色的剑光在空中划出一条弧线,二人的腰肢随着剑光倒去,却又在将着地那一瞬忽地挺起,一个轻旋收腿半盘地,齐腰青丝飘起在肩头,剑尖斜指朝天。

我看到祖师爷了!一对成都老夫妻的亲身经历!

我看到祖师爷了!一对成都老夫妻的亲身经历!

晴空碧好的清晨,漫步桂花园中,林外的一段对话引起了我的好奇。是亲授班的学员,大约六七十岁的一位阿姨在跟师行道长论道:“师父,我看到祖师爷了!” 道长轻拂胡须问道:“哦?什么时间?在哪里?”,阿姨详细描述起来:“今天一大早,我刚醒就看到祖师爷在下面练武场练拳,他身后插着宝剑,白衣翩翩,周身发光,若隐若现。”

周易有阴阳,武有道

周易有阴阳,武有道

将晴未晴的午后,空气清新得让人觉得有点儿甘甜,从书架里抽出一本《周易》就去了武馆的紫竹林。碰上余教练正在站桩,不敢打扰,悄悄坐在林边翻开书。其实我对《周易》是一窍不通的,只是印象中觉得它很出名,所以随手拿来翻看。可能是我毛躁的翻书声惊忧到了余教练,他收定后缓步走过来:“能看懂吗?”

论道品茗,一茶一世界

论道品茗,一茶一世界

六月的太阳太骄傲,耿直地把所有的光和热一股脑地撒向大地,表达热情的方式如此炽烈。午后的风还在悄悄睡眠,有些躁热的我躲进品茶室,想讨一杯清茶来喝。不期遇到师行道长在闭目瞑想,听说道长的茶艺很好,我心中暗喜,轻咳一声问道:“道长口渴吗?我给您沏杯茶吧?”道长微微笑,一眼便看穿我的心思:“你又是来讨茶喝的吧?”

这个清晨我在舞剑,你在哪里?

这个清晨我在舞剑,你在哪里?

夏日迟缓,沉闷的雨浇不熄急躁的火焰,围绕在周身湿热的空气让人感觉发粘。今日信息质量如何?已经周六,本周专题必须要出了!孩子今天的小测验不知成绩怎样,希望老师不要再叫家长训话……不经意踩上松动的路边小方砖,“噗呲”一声,砖下的水毫无防备地溅出去老远,扑上前面大姐白色的裙摆。

这个暑假,我们在武当等您

这个暑假,我们在武当等您

曾经大众记忆里,夏日的味道是蒲扇、西瓜、冰糕和屋后的蛐蛐低叫;后来普及了空调和冰箱,却不再有儿时记忆里的那一丝清爽。如今大多数人疲于奔波的工作压力,和孩子暑期无人照看的愧疚,是功率再强大的空调也吹不散的忧愁和无奈…彻底放松身心的同时悟一场别样的“道”,为人生留下美好的记忆!